暂歇业的周乐厨_

暂歇业

【周乐】余生 (短.BE预警

余生  R18

01.

北京时间7:30.

张佳乐把手插在口袋里,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戴着眼罩。

于是一切声音响起来——苟延残喘的蝉声,老人散步时候运动服发出的摩擦声,临街盲人拐杖敲击地面的节奏声,幼儿园孩子皮球拍在地上的咚咚声——嬉闹玩乐,生机勃勃。

他就这样听着,像开了漠不关心的上帝视角,维持着一个睡与不睡的临界点,随着这些声响在耳蜗里兜兜转转四处摩擦,但都不被存进大脑——直到计时器响起来,他摘掉眼罩,重新用透亮的黑色眼眸迎接这个世界。

一切都好,热热闹闹,乐此不疲。

 

02.

张佳乐有时候会去家旁边的小酒吧,年轻的调酒师沉默寡言,每次都换一种酒调给他。

张佳乐现在还是一个人,我的意思是说张佳乐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没有炮友也不大约炮,来酒吧只是为了喝杯小酒,有时候也顺便蹭一锅店主叫的火锅,没什么交流地吃到后半夜,倒头就睡,香的很。

他的固定座位背对着舞台,女歌手的声音缓慢又缠绵,像摆了一盏味道幽然的香,袅袅地蒸腾出来,挥发开来,不知去向。

他的视力不算很好,大概是什么维生素摄入的少,总之在黑夜里看的不是很清楚,经常来这里或许是潜意识里感觉回到很久以前的那个下午,他和周泽楷刚刚从大学毕业,挤在异地狭小的出租房里,两个大男孩生机勃勃地散发着用不完的荷尔蒙。

他和周泽楷也会吵架,周泽楷生气了就会挥开张佳乐,一言不发地坐在电脑桌前打打杀杀,一直到消气,或者是张佳乐做些什么让他消气。

他记得一个吵了架的下午,是夏天,他热地不行,去洗了个澡,走出来只披一件浴袍,头发湿淋淋的,过去伸手关掉周泽楷的电脑,僵持了一会儿突然扶着他的肩坐在桌子上,慢慢靠在他身上,周泽楷后知后觉地躲开,脸颊和脸颊错开,轻轻碰在一起摩擦着,撩人得很。

周泽楷推开他,他不依,手伸向他下身,一下一下地揉动,撑着他的大腿,从桌子上滑下改坐在他的大腿上,周泽楷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贴着他的脸庞亲吻他的脖子,修长干燥的手指探进他的浴袍里,解锁了一个什么都不穿的张佳乐。

他有耐心地反过来把张佳乐弄地只能躺在他大开杀戒的桌子上气喘吁吁,他用随手拿来的领带绑住他发红的眼角,恶狠狠地咬着张佳乐的乳尖,换来一声拔高了音调的尖叫。

他终于把滚烫的欲望送了进去,自己也开始气喘吁吁,汗滴在张佳乐脸上。张佳乐兴奋地不行,不收控制地收紧了肠道,周泽楷被夹地有点呲牙裂嘴,不知道是痛还是舒服。

好像没什么区别,他的脑子一团糟,周泽楷也好不到哪里去,'把张佳乐干哭就好了"这样恶劣的想法冒了出来,又被他按回去,抱起张佳乐一路做回床上。

张佳乐的手机响了,是一首老掉牙的粤语歌,那边锲而不舍,成了两个人白日宣淫的背景音乐,香气缭绕,空气热得发烫,情(欲燃烧在周泽楷的指尖和张佳乐的身体里——年轻人,永远有写不完的矫情和搞不完的氵㸒欲。

张佳乐文艺兮兮地晃着酒杯,漫不经心地笑。

 

03

彼时张佳乐在选修课上听得昏昏欲睡,背后女生的声音犀利索罗,开了的空调等于没开,热的他几乎变成一滩胶体,刚买的冰镇饮料外壳变得湿漉漉地,一摸全是水,但是瓶身却微微发热。周泽楷给他小幅度用笔记本扇风,张佳乐一手枕在头下面,腾出一只手牵住周泽楷微凉的指尖,这是一双骨节分明和它的主人一样好看的手,周泽楷用它征服了大半个学校,用它拿着钢笔一字一句苦思冥想地写小情书,用它在空旷的大礼堂的钢琴上给张佳乐弹一首情歌,用它小心翼翼地勾住张佳乐的手——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地用力。

张佳乐半张脸都在自己臂弯里,早上吹的头发蓬蓬松松没个正型,脸有点红,笑眯眯的,周泽楷也笑,他不怎么说话,有时候行动代替语言有时候微笑替代言语。

他凑过去亲他,张佳乐懒懒地也没躲,笑出了声,周泽楷的吻落在他咧开的嘴角。

有人看。张佳乐的声音压在嗓子里。

周泽楷把他面前的书竖了起来,他们坐在最后一排,弯着脊椎向下压,层层叠叠的人群里凭空像是少了两个人。

看不见了。他回答。

张佳乐嘟起嘴回亲他一下,周泽楷的耳根子像红透的虾。

 

也不知道是谁在撩谁。

 

04.

那时候他们都在S市里的顶尖学府,未来两个字亮晶晶的,铺满了一踩就碎的薄冰。他们有时候会讨论那些东西,但是职业规划是未来,预期收入是未来,出国领证是未来,明天早上吃牛奶面包还是豆浆油条,也是未来。

更多时候脑子里装的都是后者,也无可厚非。

 

然而他现在身处春城,四季如春百花常开不殆。周泽楷在1965km外的S市,在他知道或者不知道的地方做他理解或不理解的事,反之亦然。

 

这是他们从未设想过的未来。

 

05.

周末的时候张佳乐只好自力更生去下厨,客观的说张佳乐手艺不错,对吃也比较讲究,泡面也必须打碎了鸡蛋再放下去,香肠肉片决不能是熏过的,用叶修的话说是个炸臭豆腐干还偏要摆出米其林五星餐厅大厨的气场,张佳乐淡淡回他一句,“还不许人做轮胎了吗?”

一圈子人笑的人仰马翻,叶修一边笑一边装作痛心疾首,张佳乐那么好的同志怎么也开始彪垃圾话了呢。

 

年轻的时候一个人在家就会将就,也不知道吃饭是为了吃“饭”,总觉得少了饭友没法活啊没法活。

张佳乐也是这样,周泽楷走的时候无意说了句要好好吃饭,他“哦”一声,回身点了一桌子菜,吃不完打包,一直吃到第二天,打开朋友圈,开始对这家饭店的菜品逐一点评。

 

刚烤的鱼好了,表面金黄,看起来好吃的流油。

张佳乐的厨艺也是在血与泪里逼出来的。孙哲平是他发小,小时候家里没人,孙哲平就跟苦力一样地来找张佳乐,有次他来得晚了,往张佳乐锅里一看,狞笑着把张佳乐硬生生揍出了厨房。

后来孙哲平不想高考溜出了国,张佳乐在食物方面终于不只局限于打开泡面→放调料包→往里面加热水→平板电脑压5分钟,这样。

和周泽楷在一起的时候张佳乐绝望地意识到除非下馆子或者叫外卖,不然他俩永远都只能和面食为生。

虽说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但是张佳乐并不像听周泽楷说“我给你下碗面吧”,各种意义上的。

于是孙哲平回国就被逮个正着,不过他真心实意那句“离厨房远点行吗我求你了张佳乐”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纯爷们儿如孙哲平,也只能苦着脸放下张佳乐的黑暗料理,语重心长说一句,“你和厨房八字不合,真的。”到最后他都懒得自己动口,用手机录了下了到点就放。

不过张佳乐还是学到了点东西,周泽楷也学了学,至少吃腻了馆子和面食了也能弄个咖喱炒个饭,人品爆发了还能煮煮虽然不怎么好吃但是聊胜于无的皮蛋瘦肉粥。

然而张佳乐和周泽楷没能坚持到张佳乐的手艺开出花来,或者说他俩如果没分手张佳乐或许也做不了一个好厨子。

分手之后张佳乐天天在外面胡吃海喝,27天不多不少把自己吃出了肠胃炎,他当时在S市,张妈妈从张新杰那里知道了,两个人风扑尘尘从一南一北两个地方赶过来。妈妈给他做了锅鸡蛋粥,又匆匆忙忙走了,顺手帮他清理了堆积许久的垃圾。张新杰把药从袋子里一盒一盒拿出来,仔细的给他分好,字正腔圆说着服用方法,张佳乐发着烧有点迷糊,捧着碗粥——比他和周泽楷做的不知好吃多少——想着有个医生老弟真好,一边眼泪噼里啪啦往碗里掉,一边小声地说:“肠胃炎又不是胃癌,一个个都来干什么,给我回去休息。”

 

从此张佳乐的厨艺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不是什么奇迹,就像你流着泪跑的最快一样,有些东西总是在痛苦和内疚里生根发芽。

 

06.

有天张佳乐开家宴,林敬言问他怎么突然就做的那么好吃,张佳乐开玩笑地说把菜当做小周,做的时候顺带还原下颜值。

叶修贱兮兮地看看他又看看许博远,后者无视他装出来的惊恐,淡定吃菜。一边吴羽策应着声开玩笑声音也凉凉地:“老叶放心,小远可舍不得把菜当成你,应该会把你当成菜切,并且你也没那个颜值,做出来也就黑暗料理吧。”许博远突然站起来,对着吴羽策一脸感动:“前辈懂我!”

张佳乐扶着张新杰笑的不能自已。

 

07.

张佳乐偶然发现公司里一个小姑娘失恋,在朋友圈里把这段恋情从头到脚事无巨细地写了一遍。他努力了一下,发现自己有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比如周泽楷是怎么追他的,比如他们分手到底为了什么,比如那件情侣风衣到底是什么颜色,比如周泽楷喜欢的泡面味道,尽管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尽管他有的时候一个人在家会觉得很空,不知所措,但是他在好起来,一点一点地,有时候脑子里又冒出来零星的画面也能坦然面对了。他慢慢感觉这样的生活也挺好,一个人故地重游也能就着回忆对小店老板喊“要一碗白粥和一碟子酱菜”了。

 

08.

都会过去,无论你现在笑的人仰马翻,还是哭的昏天黑地,刚觅得新欢也好,刚送别旧爱也罢,去愤怒去挣扎去埋怨,暴风骤雨冰雹霜冻总有雨过天晴,连极地也有极昼不是。

余生还长,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拍拍皮球晒晒太阳,我就问你舒不舒服。

 

00.故事之外

张佳乐是火。

无数人趋之若鹜,可是靠近会温暖,紧抱就会被灼伤。

张佳乐对他们的分手早有预感,睡的很不好,一直做奇怪的梦,梦里周泽楷给他弹小情歌,最后却只剩下他一个人,周泽楷腼腆地笑,在人群里偷偷摸摸来牵他的手,但他没办法伸手,看着他握住一团空气。

 

在最后一天来临前他躺在周泽楷的声侧,大大地睁着眼睛,像是没有生气的木偶,动也不动。

即使如此周泽楷依旧温柔地揽住他的腰,他往被窝里缩了缩,像那个时候一样伸手握住他的指尖。

一切的一切映在他眼睛里,周泽楷的背部线条,轻轻扇动的睫毛,他们衣柜上挂着的那件不知是谁的风衣,手和脚都冰凉。

张佳乐觉得自己很累,他忍耐眼泪忍地辛苦,周泽楷不爱说话但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能要他的命。他不知道周泽楷是不是和他一样累,好像四肢百骸全都被拆散的心烦意乱。

周泽楷不想分手,他也一样。他们拼死拼活又维持了半个月,互相搅得对方不得安宁,自己也伤痕累累,还是谁都没有开口。

张佳乐那天早上本来想拉住周泽楷的衣角,可是手一松衣摆就从他手里滑了出去,他呆了大半天,吃饭的时候很轻地说了一句要不分开吧。连分手都不忍心用分手这个词,好像真的不用分开,好像只是热恋里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周泽楷也呆了好久,他可能也想说句不要可能也想挽留,但最后都点头同意了,带了点必须的东西搬走了,他们混在一起的东西太多,风衣皮带青春时光,留下一点也好。

 

周泽楷就这么离开他了,依然沉默,不再腼腆。

但张佳乐还是会情不自禁地往左边看,吃饭的时候是这样,快陷入睡眠的时候会这样,一个人抱着一桶大桶爆米花坐进电影院的时候也是这样,左边的位置空了,他隔着一个位置看到那对情侣侧过身子接吻。

文艺片,不够悲情,没有泪点,张佳乐却一口一口地嚼碎带着自己眼泪的爆米花。

苦的。

 

苦过就好了。

 

    -END-

后记:

算是自己很喜欢的一种风格,写的还算顺利,想要治愈自己,不过似乎没有成功。

算了。

最后感谢 @墨千爻 小天使帮着修改性格情节

也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祝你一路好运:)

                                                                                     浮鸦_Joshua 敬上

                                                                                     2016.03.26 22:34


评论(10)

热度(86)